產品分類
行業新聞
聯系我們

商務熱線

400 777 5967

聯系人:蘇經理    

86-0632-3262917   

傳真: 86-0632-3456157

www.gmokme.live 官網

shop1394712509644.1688.com

郵箱: [email protected]

QQ:937521537

 

行業新聞

防控需加強監測執法--地下水污染加劇

2013-10-13 10:14:58

    目前,我國地下水污染形勢嚴峻,部分地區污染呈加重趨勢。北京市作為人口特大城市,同時也是極其缺水的地區,地下水污染防控意義重大。近日,北京市政府印發《北京市地下水保護和污染防控行動方案》規定,控制污染物排放,加強懲治,從根本上防止污染加重。
    地下水污染形勢嚴峻
    《北京市地下水保護和污染防控行動方案》提出,著力整治非正規排污口污水直排,杜絕新增非正規排污口;徹底清除253處非正規垃圾填埋場,消除垃圾滲濾液對地下水的污染;新建的生活垃圾填埋場要嚴格按照相關標準設置防滲層,建設雨污分流系統和垃圾滲濾液收集處理
ATMP設施;嚴格監控高爾夫球場污染,研究制定6家位于飲用水水源保護區的高爾夫球場退出計劃和方案,嚴格禁止新建高爾夫球場等。
    近年來,地下水污染形勢嚴峻。《全國地下水污染防治規劃(2011—2020年)》指出,部分平原地區淺層地下水污染嚴重。從全國范圍內看,南方地區地下水環境質量相對穩定,北方地區的地下水環境質量則以下降為主,其中華北地區地下水環境質量持續惡化。水資源專家、中國工程院院士王浩說,北京所在的華北平原地區地下水污染形勢嚴峻,在全國范圍內來看,這些年來地下水污染都在加劇。
    王浩說,我國地下水污染的趨勢為:由點狀、條帶向面擴散,由淺層向深層滲透,由城市向周邊蔓延。進入20世紀80年代,大量的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通過各種渠道進入含水層,造成地下水總硬度、硝酸鹽氮、溶解性總固體等各項指標逐年升高。在全國水資源調查評價的197萬平方公里平原區淺層地下水中,太湖、遼河、海河、淮河等流域,地下水污染最為嚴重,導致了大量的投資水處理藥劑(
氨基三甲叉膦酸氨基三甲叉膦酸四鈉氨基三甲叉膦酸五鈉氨基三甲叉膦酸鉀)的使用。
    據了解,地下水是北京市供水水源的重要組成部分,占北京市供水量的60%以上。2014年南水北調江水進京后,地下水仍將占全市供水量的50%左右。北京市水務局分析,近年來,由于北京市城市規模不斷擴大和人口急劇增長,污水排放量不斷增加,
污水處理能力相對不足,加上歷史形成的非正規垃圾填埋場等點面源污染因素,導致淺層地下水污染形勢嚴峻,威脅地下水飲用水水源地安全。
    地下水污染防治有哪些困擾?
    造成地下水嚴重污染的原因主要有:工業廢水和生活污水的排放;超量化肥和農藥的使用;垃圾場、地下油罐的滲漏;一些企業直接向地下排放污水,利用滲井、滲坑或無防滲漏措施的溝渠、坑塘排放、輸送污水;由于地下水被大量超采,在地下形成了大面積的地下水漏斗,加劇了地面污水向地下水的倒灌。
    王浩說,工業企業搬遷、停產所遺棄的污染場地也大多位于城市的中心,由于原企業設備陳舊、工業“三廢”排放以及生產過程中“跑、冒、滴、漏”等原因,大量的有毒有害物質進入了土壤和地下水。
    業內人士分析,當前我國地下水污染防治的主要問題包括:一是地下水污染源點多面廣,而監測網絡建設滯后,導致地下水環境質量狀況掌握不全面,數據問題是我國地下水保護工作科學發展的瓶頸。
    二是地下水污染防治基礎薄弱,監管體制和機制不完善,缺乏綜合協調機制,防治能力亟待加強。清華大學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濤說,在法制層面上,我國對于地下排污,尤其是深井排污還沒有明確的處罰法律依據;滲坑、滲井、淺井水層排放污水的違法成本又相對較低,環境執法部門的處罰手段不足,這些因素都導致了地下水污染的加劇。
    三是地下水污染防治工作嚴重滯后于經濟社會發展,一些地方政府和相關部門對地下水污染長期性、復雜性、隱蔽性和難恢復性的認識仍不到位等。
    此外,由于某些排污企業是地方政府招商引資的項目,復雜的利益關系使一些地方政府有意保護排污企業,也使個別環保部門對企業排污睜只眼閉只眼。違法成本過低、執法力度不夠,造成有的企業寧愿交罰款繼續排污,也使得地下水污染越來越嚴重。
    加強環境執法 注重防控
    專家認為,地下水一旦污染極難治理,就目前看治理遠跟不上污染的速度。當前要改善地下水水質,首先杜絕污染,保持水質的穩定,才能打一場治理地下水污染的持久戰,同時盡可能地進行修復。
    一是加強環境執法。考慮到我國地下水污染的現狀,以及地下排污隱蔽性較強的特點,加強環境執法、立法禁止對地下水污染的行為已經成為當務之急。北京師范大學水科學研究院教授王紅旗說,應該在環境影響評價、環境驗收、后評估、環境審計等環節監控企業行為,通過環境審計制度追究企業責任,有效地規范企業環境保護責任。
    二是加強監測,注重防控。重點做好地下水水質超標地區飲用水水質監測工作,加大
ATMP監測網絡建設。
    傅濤說,近年來有機物、重金屬污染已呈上升趨勢,有的地方檢查項目不全。他建議,應當進行全指標分析,重點加強重金屬、有機污染物和“三氮”污染指標監測,在重點工業區、垃圾填埋場、高爾夫球場、再生水灌區、加油站及歷史遺留污染場地等重點污染源布設專項
氨基三甲叉膦酸監測井等。
    王紅旗說,地下水具有隱蔽性,污染防治和治理修復難度大,應堅持防控為主。地下水污染防治的關鍵在于“防”和“控”,一是要防止污染物進入水體和土壤,二是要做好控制性工程,并做好風險評估工作。
    三是緊密協作,嚴格問懲。建立水務、環保、工信、農業、市政市容等部門聯動工作機制,加強聯合執法,提高執法監管能力,逐步形成統籌協調、部門聯動、條塊結合的工作格局,強化督查考核,建立獎懲制度,對工作不力、推諉扯皮的單位和人員實施問責。同時,提高地下水污染防治執法、監督和管理水平,對于非法排污行為不僅要追責,還應建立水資源補償機制,不能僅罰款了事,而應強制其承擔地下水清理的成本。
    傅濤還建議,根據需要盡可能開展一些修復工作。王浩說,目前,地下水還是華北平原重要的飲用水來源,要優先解決華北平原地下水重金屬和有機污染等突出問題,如對北京市首鋼搬遷場地提出場地修復技術方案。
http://www.gmokme.live

   商務熱線: 400-777-5967 或 86-0632-3262917    傳真:86-0632-3456157

 版權所有©:山東華美水處理環保有限公司 魯ICP備14005688號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片